15285620311

热门标签:合同  欠款   工程律师  法律咨询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成功案例
河南豫安信息系统工程有限公司贵州分公司、郭某珍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来源:www.gzblzls.com 发布时间:2021年03月28日

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黔01民终4389

上诉人(原审被告):河南豫安信息系统工程有限公司贵州分公司,住所地贵州省贵阳市云岩区北京路银海元隆广场第11单元51号房。

法定代表人:邓某强。

委托诉讼代理人:桂某,贵州合兴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郭某珍,女,穿青人,196737日生,住贵州省织金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白礼佐,贵州听君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河南豫安信息系统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博颂路161号楼28号。

法定代表人:杨文革。

原审被告:王佳某,男,穿青人,1979109日生,住贵州省贵阳市白云区。

上诉人河南豫安信息系统工程有限公司贵州分公司(以下简称豫安贵州分公司)与被上诉人郭某珍、原审被告河南豫安信息系统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豫安公司)、王佳某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贵州省贵阳市云岩区人民法院(2016)0103民初206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89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豫安贵州分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并依法改判上诉人不承担被上诉人诉请的法律后果;2、依法判决二被上诉人自行解决其纠纷。事实和理由:1、原判决对提供劳务的劳动者和雇佣者之间的主体认定错误,上诉人没有雇佣郭某珍;2、一审没有查清郭某珍是否是王家勇雇佣的工人。

郭某珍辩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予以维持。事实和理由:1、本案的劳务接受主体是王佳某,因此王佳某应当对郭某珍的人身损害损失承担赔偿责任。2、豫安贵州分公司将白云区科技园内的消防工程发包给没有资质的王佳某,因此豫安贵州分公司与王佳某应对郭某珍的人身损害赔偿负连带责任。3、王佳某雇佣郭某珍事实清楚,证据充分。

王佳某未到庭,也未递交答辩意见。

郭某珍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一、三被告连带支付被告各项赔偿费用共计167447.78元;二、诉讼费由三被告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被告王佳某于2015913日雇佣原告到贵阳市科技园从事消防管刷油漆工作,20151024日,原告在对消防水管进行刷油漆从高处坠落受伤,受伤后当日被送到贵阳医学院附属白云医院治疗,经诊断为:1、左侧胫腓骨远端骨折;2、左侧跟骨骨折,右足第1足趾趾间关节脱位;3、左足楔骨、跖骨多发骨折;4、左外踝骨骨折。实际住院天数为10天。后被告王佳某将原告转至花溪赵氏骨科综合医院住院治疗,经医院诊断为:1、左侧胫腓骨远端骨折;2、左侧跟骨骨折,右足第1足趾趾间关节脱位;3、左足楔骨、跖骨多发骨折;4、左外踝骨骨折。实际住院天数为58天。住院期间所产生的医疗费由被告王佳某支付。

2015年18日,经贵州听君律师事务所委托贵阳市第一人民医院法医司法鉴定所对郭某珍伤残程度、后期医疗费、误工护理营养期实现评定,2016225日,贵阳市第一人民医院法医司法鉴定所出具市一医司鉴所[2016]临鉴字第011号法医临床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被鉴定人郭某珍20151024日在工地施工时被砸伤,治疗后遗留左小腿、左足多处骨折,经评定:1、左侧胫腓骨远端粉碎性骨折致左下肢功能障碍达十级(拾级)伤残,左足楔骨、跖骨及舟状骨骨折致左足足弓结构完全破坏达九级(玖级)伤残;2、后期医疗费需人民币14000元(壹万肆仟元);3、误工期180日,护理期90日,营养期120日”。

另查明,贵阳市科技园园区的消防工作由被告河南豫安信息系统工程有限公司贵州分公司(以下简称豫安贵州分公司)施工建设。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系因提供劳务引起的赔偿纠纷。根据法律规定,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原告是在接受被告王佳某的雇佣在贵阳市科技园园区内从事消防水管油漆的粉刷工作,双方之间形成劳务关系,被告王佳某作为接受劳务一方,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事发时,原告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在从事劳务过程中对自身安全未尽到充分的安全注意义务,以致于身体受到伤害,其对自身损害也应当承担部分过错责任。综合本案实际情况,原告郭某珍与被告王佳某承担责任的比例为28为宜。对于豫安贵州分公司责任问题,本案中,豫安贵州分公司否认与原告存在雇佣关系或者劳务关系,亦否认被告王佳某系其公司员工,然原告从事的工作系豫安贵州分公司所施工建设项目且施工地点位于被告豫安贵州分公司项目地点,原告提供劳务的地点及从事的工作系豫安贵州分公司承包施工的工作及地点,那么可得知豫安公司与被告王佳某间至少是存在着发包与承包的关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佣关系以外的第三人造成雇员人身损害的,赔偿权利人可以请求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也可以请求雇主承担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赔偿责任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偿。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因安全生产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发包人、分包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接受发包或者分包业务的雇主没有相应资质或者安全生产条件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规定,被告豫安贵州分公司应该承担连带偿还责任。对于豫安公司,虽然其系被告豫安贵州分公司的总公司,但是豫安公司已经依法领取了营业执照,有独立的办公地点及相应的组织机构,其是可以作为独立的民事主体承担责任的,且该纠纷发生于豫安分公司与原告之间,故对于原告诉请被告豫安公司承担责任的诉讼请求,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第二款“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受害人因伤致残的,其因增加生活上需要所支出的必要费用以及因丧失劳动能力导致的收入损失,包括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以及因康复护理、继续治疗实际发生的必要的康复费、护理费、后续治疗费,赔偿义务人也应当予以赔偿。”故被告王佳某应该赔偿的费用如下:

护理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十一条第二款“护理人员有收入的,参照误工费的规定计算;护理人员没有收入或者雇佣护工的,参照当地护工从事同等级别护理的劳务报酬标准计算。护理人员原则上为一人,但医疗机构或者鉴定机构有明确意见的,可以参照确定护理人员人数。”因原告在庭审中并未举证证明所需护工人数及护工劳务报酬为多少,故一审法院依据鉴定报告上面载明的护理期限90天,按照2015年居民服务、修理和其他服务业年平均工资28437元计算出护理费为28437元÷365天×90=7011.86元。

误工费,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第三款“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误工费按照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受害人无固定收入的,按照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计算;受害人不能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的,可以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业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的规定,原告在庭审中并未举证证明其收入为多少,亦未举证证明其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故本院依据2015年建筑行业年平均工资42874元按鉴定报告上鉴定的180天误工期来计算误工费,即42874元÷365天×180=21143.3元。

住院伙食补助费,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三条“住院伙食补助费可以参照当地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的出差伙食补助标准予以确定。”的规定,本案中,原告住院天数为68天,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的出差伙食补助标准为100/天,故应支付6800元的住院伙食补助费。

营养费,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十四条“营养费根据受害人伤残情况参照医疗机构的意见确定。”,鉴定报告中载明的营养期为120日,故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的出差伙食补助标准为100/天乘以120天为12000元,故营养费一审法院支持12000元。

鉴定费1900元,原告在庭审中提交了鉴定发票证实确因本次损害花费1900元的鉴定费用,故一审法院对于原告诉请的1900元鉴定费用予以支持。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五条“残疾赔偿金根据受害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或者伤残等级,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自定残之日起按二十年计算。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的规定,鉴定报告载明原告所受损害“左侧胫腓骨远端粉碎性骨折致左下肢功能障碍达十级(拾级)伤残,左足楔骨、跖骨及舟状骨骨折致左足足弓结构完全破坏达九级(玖级)伤残。”因原告在庭审中并未举证其生活地区属于城镇还是农村,故因按其身份证上载明的农村户籍地址计算残疾赔偿金,2015年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为7386.87元,故计算为7386.87元×20年×0.21=31024.85元。

精神抚慰金,因本次伤害确实给原告造成了一定的伤害,故一审法院酌情支持5000元。

交通费,原告因此事确定会产生相应的交通费,因原告并未提供证据证实具体的交通费为多少,一审法院酌情支持1500元。

后续治疗费,因鉴定报告中对于后续治疗费作出了鉴定,故对于原告主张的14000元后续治疗费予以支持。

以上费用共计人民币100380.01元。扣除原告郭某珍自行承担的20%,被告王佳某应该支付80304元。豫安贵州分公司对上述赔偿承担连带偿还责任。

据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佣关系以外的第三人造成雇员人身损害的,赔偿权利人可以请求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也可以请求雇主承担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赔偿责任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偿。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因安全生产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发包人、分包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接受发包或者分包业务的雇主没有相应资质或者安全生产条件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第二十条第三款“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误工费按照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受害人无固定收入的,按照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计算;受害人不能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的,可以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业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二十一条第二款“护理人员有收入的,参照误工费的规定计算;护理人员没有收入或者雇佣护工的,参照当地护工从事同等级别护理的劳务报酬标准计算。护理人员原则上为一人,但医疗机构或者鉴定机构有明确意见的,可以参照确定护理人员人数。”、二十四条“营养费根据受害人伤残情况参照医疗机构的意见确定。”、二十五条“残疾赔偿金根据受害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或者伤残等级,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自定残之日起按二十年计算。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第二十八条“被扶养人生活费根据扶养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和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标准计算。被扶养人为未成年人的,计算至十八周岁;被扶养人无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计算二十年。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之规定,判决:一、被告王佳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赔偿给原告郭某珍人民币80304元(包括: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鉴定费、残疾赔偿金、后续治疗费、精神损害赔偿金、交通费);二、被告河南豫安信息系统工程有限公司贵州分公司对上述款项承担连带偿还责任;三、驳回原告郭某珍其余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3648元,由原告郭某珍负担1807元,被告王佳某、河南豫安信息系统工程有限公司贵州分公司负担1841元(原告已交,被告在履行本判决义务时一并支付给原告)

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经二审审理查明事实与原判决认定事实基本一致。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上诉人豫安贵州分公司是否应对郭某珍的损失承担责任。

针对焦点,豫安贵州分公司虽否认认识王佳某,但根据其提供的科技园项目工资汇总表上有王佳某的签名,结合科技园安装工程项目人员通讯录,对豫安贵州分公司此项辩解不予采信。而根据通话记录及证人证言应认定王佳某雇佣郭某珍在涉案工地上从事消防工程管道的刷漆工作。郭某珍与王佳某双方之间形成劳务关系。因豫安贵州分公司认可所施工项目为贵阳市科技园园区的消防工程,而郭某珍提供劳务的地点及从事的工作与豫安贵州分公司承包施工的工程地点一致,应认定豫安贵州分公司与王佳某之间存在分包关系。因郭某珍在提供劳务的过程中受伤,其雇主王佳某应承担赔偿责任。而王佳某并无施工资质,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佣关系以外的第三人造成雇员人身损害的,赔偿权利人可以请求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也可以请求雇主承担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赔偿责任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偿。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因安全生产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发包人、分包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接受发包或者分包业务的雇主没有相应资质或者安全生产条件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规定,豫安贵州分公司应当与王佳某对郭某珍的损失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所述,上诉人豫安贵州分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648元,由河南豫安信息系统工程有限公司贵州分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邹爱玲

审判员  符黎音

审判员  刘 静

二〇一七年九月二十八日

法官助理宋翼

书记员肖美琪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