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85620311

热门标签:合同  欠款   工程律师  法律咨询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刑事辩护
醉酒驾驶致人死亡的行为定性
来源:www.gzblzls.com 发布时间:2021年03月29日

裁判要点:被告人交通肇事后,为逃避法律追究,明知有异物被拖拽于汽车底下,继续驾车行驶可能会导致被害人死亡结果的发生,继续驾车逃逸,放任这种危害结果的发生,并最终导致被害人死亡,其后行为属于间接故意杀人,构成故意杀人罪,根据后行为吸收先行为、重行为吸收轻行为的刑法原理,对被告人以故意杀人罪一罪论处。

(一)被告人先后实施了两个行为,即交通肇事行为和肇事后驾车拖拽被害人,致被害人死亡的行为

区分交通肇事罪和故意杀人罪的要点之一在于判断行为人实施了交通肇事一个行为还是交通肇事和故意杀人两个行为(将交通工具作为故意杀人的工具,实施了一个杀人行为的除外)。本案中,现场多名目击证人证实。陆某华驾车冲撞到同向骑自行车的被害人后,被害人因戴着头盔,受伤不严重,倒地后便坐了起来。陆某华停驶片刻后突然发车,向被害人撞去,将被害人及其所骑的自行车拽在汽车下并拖行了150余米,直至车右轮冲上路边隔离带时,才将被害人及自行车甩离汽车体。后陆某华继续驾车离现场。尸体鉴定意见证实,被害人系严重颅脑损伤合并创伤性休克死亡,左侧头面部损伤系与路面摩擦过程中形成。上述情况说明,陆某华醉酒后驾车撞倒被害人的行为,仅是一般的交通肇事,被害人并未严重受伤。发生交通肇事后陆某华踩刹车停止行驶,此时交通肇事这一行为已经完成。如果陆某华就此停止驾驶,在被害人未受重伤的情况下,其行为性质仅是违反行政法的交通肇事行为,即使被害人受重伤,其行为也只构成交通肇事罪。但此后陆某华又实施了启动汽车向前行驶,拖行被害人的行为,该后行为独立于前行为,且直接导致被害人死亡,应当从刑法上单独评价。

(二)被告人在主观意志上对被害人的死亡结果持放任态度而非反对、否定态度

区分交通肇事罪和故意杀人罪的另一要点是判断行为人能否认识到其行为的性质(即认识状态),并进而据此认定行为人的意志状态(是放任还是反对、否定态度)。对于酒后驾驶者,需要判断其辨认能力和控制能力受到酒精的影响程度,特别是行为人实施了交通肇事和杀人两个行为的,需要判断行为人对其杀人行为是否有认识。本案中,被告人陆某华驾车时处于醉酒状态,经鉴定其血液酒精含量为163毫克/100毫升,但从其行为和供述看,其辨认能力和控制能力并未受到酒精的严重影响,能够认识到其行为的性质,且其后行为是在对前行为分析、判断的基础上作出的。具体体现在以下情节:(1)陆某华冲撞到被害人时,其采取了紧急刹车措施,并作了片刻停留,其自己亦供述听到车外有人说撞了人,因害怕酒后开车撞人处罚严重而想驾车逃逸,没有下车查看,亦没有挂倒挡,就在原地向右打方向盘朝前开,说明其已经认识到自己醉酒驾驶行为已经发生肇事后果。如果陆某华对发生的事故后果完全没有认识,踩刹车只是其撞到被害人的驾驶本能反应,即使其随后开车继续前行,也不能据此判断其对后行为会发生的杀人后果明知。(2)陆某华在对醉酒驾驶发生肇事后果具有一定认识的基础上,对其继续驾车前行拖拽被害人可能导致被害人死亡的危害后果亦具有一定认识。陆某华供称,车刚起步时就听到有人在叫,说撞人了其加大油门往前开时,感觉到汽车遇有明显阻力,很吃重,要用力加油门才能走动,并听到怪声,像铁在地上拖。其向右打方向盘,想把撞到的东西甩掉,汽车上了路东的花圃隔离带后,没有了吃重感和怪声。该供述与现场多名目击证人证实汽车拖拽被害人及其自行车时发出刺耳金属摩擦声,以及群众大喊“停车”、“车底下有人”的情节相印证,说明陆某华根据汽车的行驶状态和群众的呼喊声,能够认识到被拖拽于汽车底下的“东西”极有可能就是被害人及其自行车,但其为尽快逃离现场而不去求证,放任危害后果的发生,甚至为将“东西”甩掉将车开上路边隔离带。这种不顾被害人死活的意志状态,符合间接故意的心理特征。

综上,被告人陆某华在实施交通肇事行为后,为逃避法律追究,明知有异物被拖拽于汽车底下,继续驾车行驶可能会导致被害人死亡结果的发生,而继续驾车逃逸,放任这种危害结果的发生,并最终导致被害人死亡,其后行为属于间接故意杀人,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同时,根据后行为吸收先行为、重行为吸收轻行为的刑法原理,可以对陆某华以一罪论处,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其以故意杀人罪论处是正确的。




—最高人民法院刑四庭:《陆某华故意杀人案》,载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第一、二、三、四、五庭主办:《刑事审判参考》2013年第5(总第94)



相关产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