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85620311

热门标签:合同  欠款   工程律师  法律咨询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合同纠纷
从无处分权行为导致权利冲突看关于合同的“止争策略”
来源:www.gzblzls.com 发布时间:2021年04月09日

以案释法:无处分权行为导致权利冲突的保护规则

马某某(中国)租赁有限公司与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大连分行、大连某机电安装工程有限公司、关某第三人撤销之诉纠纷案

老子云“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只有努力充实自我,准备充分周密,才能在纷繁事世中立于不争而胜的境地,即便争亦能胜。追根求源,此案纠纷发生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一、事先预防要胜于事后补救

1.签订合同要有预判力,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

不仅要了解合同相对方的资信能力,更应全面把握合同的实质内容,预见风险发生,从而预防纠纷的发生。租赁公司在受让债权时,若能全面审查债权状况,如债权的合法性,债权是否有权利瑕疵,债权是否设定他项权利等,就会及时发现该车已经被机电公司抵押。如果当时发现该车被抵押,就可以不受让该项债权,或者选择其他与拉赫公司的解决方案。即便不与拉赫公司磋商解决而只选择向机电公司主张权利,也可能不会走更多弯路。

2.设定合同条款应缜密

本案纠纷的深层次原因是拉赫公司在与机电公司签订《租赁协议》时,约定为机电公司办理车辆营运证,并以机电公司名义办理车辆登记证,机电公司保证该登记不影响拉赫公司的所有权。这一定虽是双方充分意思自治、协商妥协的结果。但从订立合同内容来讲,双方权利义务已失去了平衡,拉赫公司已经处于不利地位,产生了商业风险,为机电公司将租赁的车辆设定抵押埋下了隐患。另外,拉赫公司虽在20105月将上述《租赁协议》和租赁设备均登记于人民银行征信系统,却未进一步采取有效法律措施预防机电公司无权处分行为的发生,这又进一步失去了订立合同防控风险的法律意义。

3.履行合同要严密

订立一份完善的合同只是第一步,全面切实履行合同才是关键。全面履行合同是把“双刃剑”,不仅自己要全面认真履行同,也需要合同的相对方全面认真履行合同。唯有紧密关注对方履约状况,时发现不良预兆,才有可能做出有针对性的应对方法。当机电公司未按约定履行支付租金义务时,拉赫公司出于保护自身权益角度,要求租赁公司承担保证责任并于20133月日将上述《租赁协议》项下的全部权利义务一并转让给租赁公司固然无可指责,但拉赫公司在履行过程中却没有跟踪合同履,不了解机电公司经营状况已恶化的情形。当机电公司违约时也未深入调查其可能存在更为严重的违约行为即机电公司处分租赁物之可能。

二、选择正确的诉讼方向

当纷争不可避免,决定以诉讼解决时,全面考量案件的实际状况,正确选择诉讼方向就显得至关重要。因为方向的错误是根本的错误,会使一切努力化为徒劳。租赁公司最初选择了确认之诉,起诉确认其所有权,该诉被法院裁定驳回后,才选择第三人撤销之诉,请求撤销中信银与机电公司间抵押合同及法院判决中有关该车辆的内容,也因为诉讼方向错误导致败诉。这表明只有选择正确的诉讼方向才可能切实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三、穷尽法律问题

现代诉讼不仅对当事人,也包括对法律人提出越来越高的要求。任何案件都需要在全面收集证据的基础上准确把握案件性质,厘清法律关系,弄清法律问题。所谓弄清法律问题,是要弄清与案件有关的一切法律问题即穷尽法律问题。本案租赁公司虽然取得了车辆的所有权,电公司也无权设定抵押权,但机电公司已经将车辆设定抵押权了,这是一个不可回避的事实。问题的关键在于无权设定抵押的抵押权人利益如何保护?这正是主文论述的无权处分行为导致权利冲突的保护规则,说到底这是一个法律问题。因此,不能简单地认为没有所有权,无权设定抵押,其抵押合同就是无效的,还必须弄清中信银行是否属于善意取得的抵押权以及善意取得抵押权如何保护的法律问题。善意取得制度又称即时取得或即时时效,其目的旨在保护交易安全,提高交易效率;促进商品流通,实现物尽其用。是世界各国尤其是大陆法系国家普遍采用的一项民事制度,我国物权法也做了明确规定。当无权处分行为导致权利冲突时保护善意占有人利益已经形成共识。因此,当我们弄清这样的法律问题,其诉讼就可能不会发生。

四、要有充分的证据证明自己的主张

民事诉讼也当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事实是用证据来证明的。中信银行认为自己属于善意取得抵押权,并举出了充分的证据证明:一是车辆登记证书证明机电公司是该车辆的所有人;二是中信银行与机电公司之间借款合同及付款凭证,证明中信银行向机电公司出借了款项;三是中信银行与机电公司之间的抵押合同,证明机电公司因借款而向中信银行提供抵押,该车是抵押物之一;四是中信银行及机电公司共同到车辆登记机关办理了该车的抵


押登记。中信银行以此证明善意取得了该车抵押权。而租赁公司主张中信银行应当了解该车不归机电公司所有因而中信银行不是善意取得抵押权的证据并不充分。尽管拉赫公司是该车的实际所有权人,但拉赫公司与机电公司之间的融资租赁合同并没有公示,而且在车辆登记机关登记的车辆所有人不是拉赫公司而是机电公司,基于信赖原则,中信银有理由相信该车归机电公司所有,机电公司有权进行抵押;租赁公司虽然提供了“出租人于20105月将《融资租赁协议》和租赁设备均登记于人民银行征信系统的证据,并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九条除外条款的规定,主张“中信银行作为专业贷款机构对该抵押物的权利审查具有明显过错,不属于善意第三人,不应享有相应抵押权”,但还不能证明人民银行征信系统,对中信银行具有强制效力。因此,要求中信银行必须核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尚缺乏法律依据。尤其是租赁公司主张中信银行有过错不能靠推定,应有客观、充分的证据加以证明。

五、租赁公司有权向机电公司主张权利

租赁公司的第三人撤销之诉虽然依法不能得到支持,但租赁公司作为机电公司的担保人,已向拉赫公司承担了担保责任,租赁公司依法有权向机电公司追偿。也许机电公司没有偿还能力,但应对机电公司进行全面审查,包括注册资金、公司资产、债权、股东责任等情况全面审查,最大化地保护自身的合法权益。

当然,本案的教训是深刻的。民事行为需要规范,更要诚信。如果本案的各方当事人都能规范实施民事法律行为,都能诚信的遵守诺言,履行合同,就会避免纷争发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