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85620311

热门标签:合同  欠款   工程律师  法律咨询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建设工程类纠纷
工程鉴定结论的可采信如何判定
来源:www.gzblzls.com 发布时间:2021年07月17日


对证据的认定与采信,实质上是对证据有无证明力、证明力大小的认定,是对证据力价值的评估与判定。而对证据可采性的审查判断,主要是通过对证据“三性”的审查判断来实现的。

1.对鉴定结论真实性的审查

证据真实性是指证据本身体现的形式和内容,在审判过程中对反映案件事实所具有的客观上的本质属性。鉴定结论作为一种证据,其真实性则体现在鉴定材料的客观性(即检材和样本的提取是否真实、完整、充分)和鉴定结论是否客观真实两个方面。

2.对鉴定结论关联性的审查

鉴定结论的关联性是指鉴定结论与待证事实之间的关系问题。其审查内容包括:鉴定结论是否与委托要求相符,有无超出鉴定范围,是否确定了不应该由技术鉴定解决的法律问题或其他专门性问题,与其他证据之间有无矛盾。如果该结论的证明目的并非指向本案的待证事实,则不具有关联性。审查的重点是:结论逻辑推理是否符合常规;因果关系分析是否清楚,鉴定分析意见是否充足、合理;鉴定标准是否准确得当,依据充分;鉴定材料与案件争点的紧密程度如何,能否作为有关鉴定结论的基础。

(1)关于待证事实的认定。部分案件在首次鉴定结论出来后,一方当事人又要求对结论的关联性问题进行鉴定,之后又以鉴定结论依据明显不足申请重新鉴定。笔者认为,对该问题的审查重点首先是鉴定结论与案件待证事实之间的关系应厘清什么是案件待证事实。一般情况下,待证事实就是争议事实。如果结论要证明的事项不是争议中的事项,那么该结论就不具有实质性,也就没有关联性。同时,还要从审视提交鉴定的目的入手,考察该结论的证明目的是否有助于证明本案的争议事实。如果鉴定结论的证明目的并非指向案件的待证事实,则该结论不具有关联性。比如,对于工程造价鉴定,鉴定中所涉及的工程内容是否属于案件所涉建设施工合同。

(2)关于鉴定结论依据的审查。审查鉴定结论的依据是否充足,应从鉴定机构或鉴定人在进行鉴定时所依据的鉴定标准是否准确,论据是否充分,推理是否合理,论据与结论之间是否存在矛盾等方面入手,如对工程质量鉴定所依据的相关规范的效力。笔者认为,实践中对鉴定结论明显依据足的把握要点是:鉴定结论所依据的理由,即使是不具有鉴定事项方面的专业知识的普通人在看待鉴定结论的时候,也会发现它在逻辑上的前后矛盾之处,或者说只要稍微具备一点相关专业常识的人就会看出它是违背常理的鉴定结论。除此之外,不应武断地否定鉴定结论的关联性。

3.对鉴定结论合法性的审查

证据的合法性是证据资格的体现,是证据能力的核心所在,证据材料只有具备证据资格才能进入证据调查程序,成为真正意义上的证据。鉴定结论合法性包括结论形成过程和结论内容符合法定程序和要求。对鉴定结论合法性的审查重点是:鉴定材料的来源是否合法,提交与提取是否经双方协商一致;鉴定程序是否合法,鉴定技术手段是否科学;鉴定书所应包括的内容是否齐备;鉴定结论的含义是否明确;据以推断鉴定结论所依据的技术标准的具体出处,看是否为有权机关制定。笔者发现,对鉴定结论合法性的审查主要有以下几个问题

(1)对建筑工程司法鉴定机构资质的审查。《司法鉴定执业分类规定(试行)》第14条规定了建筑工程司法鉴定是运用建筑学理论和技术,对与建筑工程相关的问题进行鉴定。其内容包括建筑工程质量评定、工程质量事故鉴定、工程造价纠纷鉴定。那么,鉴定机构只要取得建筑工程司法鉴定资格是否就具备了房屋安全鉴定资质?对此笔者认为不能一概而论。建筑工程司法鉴定实际上是一个广义的概念,该类鉴定是以工程类鉴定为主。而其中的筑工程质量评定主要针对建筑工程本身使用的材料质地、数量等是否存在工程质量问题所进行的鉴定,而房屋安全问题的鉴定主要通过对房屋结构、承重等方面的科学分析论证,得出是否影响房屋安全性能的鉴定结论,二者是两个不同的范畴。鉴定机构只有同时具备工程类鉴定资质和房屋安全评估资质,才具有对房屋安全问题进行鉴定的资质。因此,实践中有必要进一步细化司法鉴定执业分类和鉴定机构名册,使法院在委托鉴定时能把好鉴定机构的资质审查关。

(2)对鉴定行为的审查。在现实生活中,双方当事人往往因某一专门性问题得不到双方认可,为解决纠纷一方当事人自行委托鉴定,以该鉴定结论作为证据提起诉讼。笔者认为,对此行为的审查,应首先肯定该证据初步证明案件事实的资格而使其进入证据调查程序,然后通过双方当事人的质证来判断其是否能够成为定案的依据。因为在起诉时,诉讼请求如涉及专门性问题,当事人负有举证责任。通过委托鉴定寻求对专门性问题的主张依据则是当事人行使诉权的内容。而且,从《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28条规定的内容来看,立法并不完全否定一方当事人自行委托鉴定的证据效力。对于诉前自行委托鉴定的结论,如果只是因为诉讼尚未开始且单方委托而否认其证据效力,势必造成司法资源的浪费,不符合诉讼经济原则。此外,对有些类型纠纷部门规章对其评估鉴定的前置性作了规定。例如,在建设工程合同纠纷中,“发包方在协商期间内未与承包方协商或经协商未能与承包方达成协议的,应当委托工程造价质询单位进行竣工结算审核”,因此方当事人自行委托进行竣工结算审核是有法律依据的。当然,自行委托的鉴定结论是否与案件事实相符,最终能否以此作为定案的依据,还有待法官在引导当事人质证时对证据的证明力进行判定。

鉴定结论的“三性”之间体现出一种互为条件的关系。真实性是基础,关联性是链接,合法性是根本。凡具有合法性的结论必须具有关联性,但具有关联性的结论并非都具有合法性。只有具备了“三性”的鉴定结论才可能被作为法律意义上的证据(诉讼证据)进行评判。

相关文章